Autorun,

我欲思君愁断肠

峰霆/夏风。

林皓x阿宝/Bill
片段XD,慎,有空再展开慢慢写QAQ,要月考的高中doge实在伤不起……。


——

“你来做什么?”

“我……”

他支支吾吾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子缩在宽大的连帽衫里,圆圆的小镜片下是一张紧促不安的脸。他看向对面支着一枝笔满是不耐的人,看向他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看向他苍白的脸颊,缀在上面的唇像一颗圆润可口的樱桃。

夏天很热。那个人穿着白色透薄的衬衫,整个人被簇拥在拥挤堆叠着的货物里,旁边的老式风扇呼呼的吹着,门口的风铃时不时因燥热的风阵阵响动。他看到他皱起的眉,笔下戳着的一叠厚实的草稿纸,上面写满晦涩难懂的字母和公式。

他紧张的抓着书包带子,声音像要沉进尘埃里:“我来……教你做题。”

一阵沉默。

他如得特赦,悄悄松了口气,一把拉开了书包,抓着笔坐到那个人身侧。

“喏,这个巧克力,很好吃的,送你。”

他把包装精致的巧克力推到桌上。林皓家的杂货店地方太小,那张桌也一样。林皓随手就把巧克力放到了一边的货物堆上:“我上次告诉过你别给我送这些东西。”

“嗯唔。”他小声的应答着,心不在焉。他弓着背脊,把背紧紧贴在铁质的货架上。并不舒服,不过他已经不敢再向林皓靠近。他闻到林皓身上干燥而舒适的味道,那是汗水和洗的发白的衬衣上皂角的香气,但放在林皓身上,似乎特别好闻。

他怕林皓仍是厌恶他的。

他的笔小心的覆盖上林皓做题的痕迹,声音放的很轻。他尽量简短而清晰的解释清楚那些题目中曲曲折折的弯,咬着嘴唇趁着林皓思考的空隙,胆怯又认真的打量他的侧脸。

“嗯……今天谢谢你。”

“不用……”

“不过你不用再来了。我不是同性恋。”

他一时间委屈的只想在他面前哭。

不过他只是点了点头,又认认真真的看了林皓一眼,额角眉骨,眼尾发梢。他说:“好,我不来找你了。”

我也不再买零食塞进你柜子里,不再留下来看你每场球赛,不再帮你修你掉链的自行车,也不排几小时的队只为买你爱吃的甜点,打一个月的零工换一盒你不要的巧克力……

也不再去销毁女生偷偷塞给你的情书。

反正你不要。



“阿宝……?”

“我想改个名。你说……Bill怎么样?”

“……”



彼时林皓当上了医生,年轻有为,在业界崭露头角。而当时消失在他店门外那个戴着眼镜、卑微无比的暗恋者,他本以为今生都已无缘再次相见的人——

黑衫短发,绷紧在黑色衬衫下的漂亮的肌肉线条,微微展开的笑意里是如蛇齿尖沾染的阴冷毒液。他握着一杯颜色鲜艳的鸡尾酒,望见林皓时眼里是全然的陌生,同样也是惊喜。

他俯下身,眼里涌动的暗光让林皓觉得心跳加速:“嗨,一起喝一杯么?”


TBC

#我有特殊的脑洞记录方式#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要弄这个号(doge脸
也许是有那么一瞬间想砍号重练(?望天)……不过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把暗涌移到另一个号更新吧,这个号……嗯应该会写一些杂七杂八的段子啊什么的……(゚Д゚)ノ,取关也没问题啦如果想接着看暗涌我会打上tag,可以刷到哒。
就这样╮( ̄▽ ̄)╭
另一个号是
悟空指上一朵白莲花

暗涌Chapter6

Chapter6

“唉,请问……”

那时乔少恭站在CD店里,身上是一件浅色的长风衣。暖色的灯光下,长长的眼睫毛投下一片温柔的阴影。他抬头看向尹千觞,唇边勾一个恬淡的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尹千觞拿着那片CD,一时心跳加速,脸上发烫。他大学时的女神呸男神,他的白月光,本以为彻底错过的美好风景,就在他不经意路过的CD店里,配合那浪漫的肖邦,冲他微笑。

这个画面太美。

乔少恭对他说了什么,他不记得了。他的感官似乎就只剩了一个视觉,乔少恭骨节分明划过CD片平整表面的手,微微勾起的眼角,唇角细微的弧度……

“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他听见乔少恭的声音里隐隐含着笑。他认真而又专注的看着乔少恭,说:“老板,我能追你吗?”

他不知道那天乔少恭是不是深感寂寞无处发泄,还是真的对他有那么点一见钟情的意思,总之后来当比他还稍矮上一些的男人把他抵进绵软的沙发里时,他竟是只剩下了紧张,四肢大敞,任乔少恭为所欲为了。

他觉得疼,疼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也觉得爽,爽完眼前都是一片模糊的。就那样的一片模糊里,他抬手搭上乔少恭的脸颊,想着这个人怎么能生的这么好看。

……真好看,也挺好摸的。

尹千觞摸了一会儿才算反应过来不太对,脑子顿时从酒精里清醒过来,见乔少恭站在他面前,抬起手覆在他的手上,笑的一脸如沐春风,温柔的唤着:“千觞。”

卧槽。

尹千觞彻底从那段儿言情剧里剪出来的记忆里醒过来了。

“千觞可是早就知道今日巽芳会回来见我?”乔少恭搭在他手上的那只手用了力,尹千觞挣不开,只能讪笑着看向乔少恭,声音里已隐隐有了讨饶的意味:“我这不是……少恭……”

“千觞是以为,我只不过把你当作床伴一类,所以巽芳回来,千觞要骗我,消失整日?”

尹千觞愣了一下,讷讷的点了点头。

乔少恭抬起手,缓慢又亲昵地用指腹磨蹭着尹千觞的嘴角,刻意放低的声音透着轻微的沙哑:“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身体力行,好好教育一下千觞,该怎样当一个合格的床伴?”



李易峰咔哒一声,替乔少恭锁了门。

尹晴雪一脸三观尽毁的样子看着李易峰和陈伟霆:“……我哥他……”

李易峰面如死灰:“他不记得这不是他家了么?”

陈伟霆倒是很接受现实。他拍拍李易峰的肩:“至少他们是在里屋,我们在网吧将就一晚嘛。”

尹晴雪临走的时候对着李易峰欲言又止,最后留下一句“我要结婚了”,就转过身坐进了车里,李易峰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

陈伟霆一脸八卦:“……她?”

李易峰瞪他一眼:“就许乔少恭有前女友啊?!”



“哈啊……少恭……别……”

“唔……轻点……啊……”

最开始陈伟霆和李易峰在网吧里打游戏,两个人死死顶着那道薄薄的门板后传来的各种声音,打完了副本。李易峰一推键盘:“还让不让玩了乔少恭这个禽兽!”

陈伟霆也是一脸生无所恋。他熄了电源,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李易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然我们去看电影?”

李易峰说:“……哦,好啊。”

“……开车?”

李易峰一脸忧愁:“车钥匙在里面。”

“……”

不说里面还好。提到以后那暧昧而不可言明的声音又似乎拔高了几分,争先恐后的往李易峰耳膜里钻。李易峰浅浅的抽了口气,连目光都不敢再往陈伟霆那边挪,只盯着漆黑的电脑屏幕。

他咬了咬牙,一把拽住了陈伟霆的手臂。

陈伟霆一脸呆萌:“干嘛?”

“看电影,走路去。”

TBC

暗涌Chapter5

Chapter5

尹千觞今天醒的很早。

他深切的考虑了一下今天是去隔壁网吧躲一天呢还是去哪儿吃喝玩乐喝喝小酒吹吹小风,晚上再回来领审判。他心里还是没底的,巽芳高学历白富美,和乔少恭那个当年那叫个轰轰烈烈,天墉大学人人皆知。所以那会儿即使尹千觞对偶尔飘然路过他宿舍楼下的系花呸系草乔少恭一见钟情也只能自我了断一下了。

后来乔少恭却和巽芳分了手,原因没人知道。当时尹千觞宿舍的那群损友一番讨论,得出结论可能是乔少恭家哈士奇咬了巽芳家的贵宾犬,才导致他俩分手了。

不过那会儿临近毕业,尹千觞也懒得再对系花呸系草有所动作,毕竟追乔少恭的人可以排出天墉大学三条街,竞争太大。

分手的原因,乔少恭后来闲聊时云淡风轻的告诉尹千觞,是因为巽芳不能接受他呆在组织里,杀人放火眼都不眨,一毕业就甩了他飞国外去了。

尹千觞想,那也不能怪人家妹子不大度啊,想想他读大学那阵要是知道这事儿,哪还敢没事趴在窗台上对着路过的乔少恭满眼放光啊。

尹千觞整了整领带,说:“我今天回去顾一顾家里的生意,有应酬,晚点回来。”

乔少恭对着电脑屏幕上几支走势不错的股票眼都不眨:“你不是很久没管过你家的事了?你那个彪悍的妹妹呢?”末了也没等尹千觞回答,飞快地叮嘱了一句:“早点回来,我等你。”



李易峰又一次睡到了中午,慢悠悠的和陈伟霆在一块吃饭,陈伟霆做了清蒸鱼和土豆丝。长期单身用快餐和方便面打发自己的李易峰每次都能对这样简单的家常菜感动的几乎要跪倒膜拜陈伟霆:“伟霆你简直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

陈伟霆一筷子敲到他指节上,力道不小,疼得李易峰立刻流下了他感动的泪水,把天使两个字憋了回去。陈伟霆冷冷的扫他一眼:“好好吃,别说话。”

接着他们耗过了漫长而无所事事的一下午和半个晚上,和街道居委会的大妈在网吧里面摆了个麻将台,李易峰输的差点没把老底掀出去,不过所幸陈伟霆技术不错,和两位大妈战的差不多持平,没让李易峰把网吧的电脑都抵押给居委会。

送走两位大妈,李易峰和陈伟霆肩靠肩看了会儿星星,李易峰深沉而又无聊的说:“……尹千觞走的也太久了吧,一点都没有前女友那么干脆利落啊,进门下车走人加起来最多就十五分钟……我去,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陈伟霆也很深沉:“易峰啊,你怎么就确定会有戏看,说不定他们早就说清了……”

“说清了尹千觞今天还消失一天?你认识他以来有见到过他离开乔少恭三米范围外吗?”

“……”



尹千觞拖到十一点才回来,由尹晴雪送回来的,喝的半醉,站都快站不住了。

李易峰本就认识尹晴雪,和陈伟霆上前帮忙架住尹千觞。尹晴雪一边把尹千觞交过去一边问道:“我哥怎么了,和乔少恭闹矛盾了?喝成这样我可不敢直接送回给乔少恭……”

陈伟霆去隔壁CD店通知乔少恭的时候,乔少恭一个人在黑灯瞎火的CD店里端着一杯茶思考人生,见陈伟霆找他也没有丝毫惊讶,笑眯眯的站起来像等这一刻等一晚上了。

陈伟霆莫名觉得背脊发凉,默默在心里替尹千觞点了个蜡。

TBC

暗涌Chapter4

Chapter4

李易峰起床的时候是正午,陈伟霆给他做了午饭,要他起来吃。他穿着那套猴子睡衣,李易峰睡眼朦胧间就好像看到那只猴子面目狰狞龇牙咧嘴的朝他扑来。

李易峰叼着牙刷走出客厅的时候正巧见陈伟霆和蔼可亲的拍着几个混混似的人的肩。那几个混混弯着腰毕恭毕敬的喊着“霆哥”,脸上有不同程度的挂彩。网吧本来就乱,有点小摩擦就容易演变成打架斗殴,李易峰本来是没指望陈伟霆这副斯斯文文的样子能搞定这种突发事件的。

不过基于隔壁乔少恭日常也是那样人畜无害的感觉,李易峰的惊讶也没持续太久。

陈伟霆走过来笑眯眯的对李易峰说:“易峰午饭在冰箱里记得吃。”

李易峰问:“当数学老师很需要身手?”

陈伟霆还是维持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是啊,数学嘛,题目太难学生会想揍我的。”

李易峰:“……”



方天宇给李易峰打了个电话,表示查来查去没多少可用信息,虽然没查到陈伟霆和乔少恭有什么亲戚关系,但人陈伟霆以前真是学校教数学的。

李易峰:“那是武术学校吗?”



这件事暂时没定论,晚上李易峰决定带陈伟霆去乔少恭家蹭顿饭,顺带看看能不能搞清陈伟霆迷一般的身份。总不见得陈伟霆是他杀父仇人吧,非不告诉他?自由女神的火炬都快弯了,反正他干的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勾当,人都住他家了有什么好避讳的?

他和陈伟霆挤在一张沙发上看电影,他忽然想到点什么,眼神似有若无的瞟向陈伟霆那双腿:“你以前难道是跳钢管舞的?”

陈伟霆:“……”

“还是坐台的?陪酒的?”

陈伟霆假笑着抬起手温柔的摁在李易峰的肩上,手指缓缓收紧,用还是那样一如平时带着些许别扭的绵软港普说道:“易峰你平时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李易峰默默的闭了嘴,心里回了一句,想你咯宝贝。



他们晚上蹭去了乔少恭家吃饭,乔少恭下厨。

尹千觞蔫了吧唧的窝在沙发上小小声的抱怨:“巽芳说要回来,说要见少恭。唉我去你说乔少恭怎么不知道给手机加个锁还是就故意让我看到啊?”

李易峰和陈伟霆看尹千觞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一脸小媳妇似的哀怨忍不住抖了一地鸡皮疙瘩。

李易峰想了想:“万一人家只是叙叙旧?”

尹千觞还是蔫了吧唧:“我是觉得吧,刻骨铭心的初恋和我这种睡出感情来的好像没得比啊……”

李易峰:“……”

尹千觞幽怨的望天:“人姑娘温香软玉,我一个大男人……”

陈伟霆:“……”

乔少恭收拾的差不多,端着一盘水果沙拉从厨房里出来,挑眉看向刚刚还吵吵闹闹忽然就静下来的尹千觞:“说什么呢不能让我听到?”

尹千觞张嘴接住乔少恭用牙签送过来的一块苹果:“你猜呗。”



陈伟霆看尹千觞发的那个帖子看的各种哈哈哈哈哈,抓着手机在沙发上笑的东倒西歪。

“李易峰哈哈哈哈这个人叫尹千觞在套子上都戳个洞给乔少恭怀个孩子……”

“……”

“这条叫千觞在他们见面那天带摄像机去捉奸哈哈哈哈……”

“……”

“千觞为什么不标注清楚自己是个男的啊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

“伟霆,数学老师的笑点都这么低?”

TBC

暗涌Chapter3

Chapter3

李易峰从四散横飞的扑克牌、玻璃渣里脱出身来,从后门踏出了纸醉金迷一片混乱的声色场。他高贵冷艳的一撩衣角,月色之下风起云涌,他衣袍带血枪不离手,帅的突破天际。

方天宇在车里冷冷的摇开车窗:“李大少,你再耍帅,警察可就来了。”

李易峰收了收衣角钻进副驾驶座,方天宇一脚油门滑出去老远。李易峰在副驾驶坐上摊镜子整理发型,边整理边大致估算着自己今天打掉了几发子弹报废的衣服值多少钱,准备找乔少恭报销。

末了李大少想起来一事儿,快睡过去又再一次清醒起来。他用手肘懒懒的捅了捅开车的方天宇,一边拨小了电台的音量:“今天乔少恭扔给我一人,说是他亲戚,叫陈伟霆,你认识么?”

只不过方天宇在组织里的资历比李易峰浅,对乔少恭的接触更少,只疑惑的皱了皱眉:“……不清楚。要不,帮你查查?”

李易峰料想也就是这个答案,应了下来:“成。”



李易峰回去时陈伟霆还没有睡。

他给李易峰做了宵夜。

李易峰莫名觉得有点想笑。他坐在饭桌前一筷子一筷子的吃陈伟霆做的面条,味道一般,比不上隔壁乔少恭,但热气腾腾葱花加煎蛋,看起来诱人的很。李易峰一筷子戳破蛋黄,蛋液流出覆在蛋白上,被李易峰一口全吞了下去。

陈伟霆在一边抱着一只猴子玩偶看着他吃,手脚都缩在椅子上,身上的睡衣是李易峰的,夏装,这个天穿有点薄了。李易峰吃个半饱,咬着筷子想了想,还是决定说:“以后不用等我回来的。”

陈伟霆一下下的摸着猴子玩偶的耳朵,到夜深也一样没摘那副厚厚的眼镜。他说:“没关系的。”

李易峰说:“你是不是觉得杀人挺辛苦的?”

陈伟霆:“……”

李易峰说:“比开网吧挣钱。反正现在你给我看网吧,我白天睡觉就成,你不必耗着自己等我。”

李易峰吃完,陈伟霆替他收走了碗筷。李易峰发现自己堆在洗衣机里的衣服都已经洗好晾在窗台上了,久置未用的厨房也被人收拾过了一圈。

李易峰突然感受到为什么乔少恭那么暴政的情况下尹千觞还是赖着他不肯走了。



李易峰白天带未正式挂牌上任的网管小哥出门买睡衣,陈伟霆看中一套黄色的猴子睡衣,逼格过足的网吧老板死活不肯买,最后还是被睡衣内侧那层厚实的绒毛打败,他不想看陈伟霆冻的肤色发白的样子了。

他还是比自由女神的火炬要直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应该还是毋庸置疑的。他偷偷转过脸,努力不把视线钉在陈伟霆为试鞋露出的脚踝上。后者抬起脸看向他,问他:“这双好看吗?”

李易峰目光都不带扫:“好看,买买买。”

陈伟霆:“……”



尹千觞把乔少恭的手机放回桌面上,冷静的上网发帖求助:男朋友的前女友要回来了,男朋友可能还爱着她,怎么办,急,在线等。

TBC

暗涌Chapter2

Chapter2


陈伟霆这个人,看起来真是乖的要命。他垂着眼安安静静的时候真是斯文的没话说,虽然食指上那个“w”多多少少像暴露了点什么,不过自认直的堪比自由女神火炬的李易峰还是忍不住对那双又细又长的腿心神荡漾。他替陈伟霆收拾了一下客房,表示除了自己房间和组织内用来囤武器的房间,其他地方都随便陈伟霆去。

陈伟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乖乖的点了点头,两条腿在沙发边轻轻荡了荡,手扶了一下向下滑的眼镜。

比自由女神的火炬还直的李易峰觉得心惊肉跳。

晚上他们两个到乔少恭家吃火锅,四双筷子在一片红彤彤的辣椒油里搅来搅去。李易峰咽下一口金针菇,隔着一层白雾问乔少恭:“伟霆以前是干嘛的?”乔少恭动作优雅的用漏勺烫熟一勺牛肉,全数扣进尹千觞碗里,才悠悠答道:“伟霆以前是高中的数学老师。”

李易峰了然的看了一眼那款式复古老旧的眼镜。陈伟霆正小心的把还滴着汤汁的青菜往嘴里送,镜片上蒙一片白雾,鼻头发红,舌尖抵在唇上,往筷子上的青菜送着气。

李易峰说:“伟霆,小心烫。”

“嗯唔……好……”陈伟霆鼓着双颊含含糊糊的应着。

吃完饭尹千觞被指派去洗碗,乔少恭给李易峰和陈伟霆泡了茶,顺带交代了一下李易峰今晚的任务。李易峰漫不经心的把乔少恭给的档案袋搁在一边,专心逗弄着乔少恭养的那只黑猫。

陈伟霆说:“少恭,能不能帮我找份工作?”

那边李易峰接嘴接的很快:“我养你啊。”

一片诡异的沉默。直到那只小黑猫炸毛着跳下桌子拒绝再接受李易峰侮辱猫格的调戏,李易峰才算反应到他的话好像略有不妥,这才僵硬的解释道:“我是说……呃,你可以不用这么急着出去找工作……”

乔少恭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如,让伟霆给你当网管吧。”

李易峰的脑海里又呼啸过好多只草泥马。当网管也不是只要收收钱就可以了啊他这个小身板哪里压的住场……

乔少恭一句话止住了李易峰心里的万千檀木:“反正你那网吧也不赚钱。”

……

李易峰面无表情:“伟霆你来吧包吃住薪水你定上班时间随你假期随便放——”

尹千觞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一脸跃跃欲试的看着李易峰:“你还缺网管吗?”

乔少恭说:“尹千觞——”

陈伟霆笑着说:“别说笑啦,哪有这么好的事。”

有没有你试试不就完了。

李易峰面无表情。



“少恭啊。”

“嗯?”

“易峰知道伟霆是谁吗?”

“不知道啊。”

“……他信了伟霆以前只是个数学老师?”

“你以前也相信我只是个卖CD的。”

“……”

乔少恭揽着尹千觞看月亮。他眯着眼,指腹蹭过尹千觞下巴上短短胡茬:“没事的,随他们吧,又没什么大事。”

TBC